顺德+

顺德资讯平台,让你爱上顺德...

打开

我的顺德记忆 | 钟楼公园的遐思

顺德城市网

2020-03-20 08:55:59

关注


■叶永青


  我时而在顺德大良的钟楼公园练功,看看公园四周的景物,忽然觉得此处一带与我真的非常有缘!以下按东南西北中的顺序作遐想。
     
  东面,是人民礼堂,这是1959年番顺县所建(据资料介绍,1958年,顺德与番禺合并为番顺县,合两地财力兴建礼堂,礼堂于1958国庆后动工,历时一年在1959年10月1日落成,是当时全国最大的县级礼堂,现已成为佛山和顺德两级的文物保护单位),我幼年时曾与父母、婆婆、哥哥或小伴一起到里面看电影,记得应是革命电影,如《白毛女》。后来里面又有举办一些展览活动,我已许久没进去过了。

  礼堂下面,是一座舞台,这里晚上常有表演节目,观众就坐在礼堂下的台阶上观看。2009年顺德联英武馆20周年庆典就在这舞台上举行,不少珠三角及福建的武林同道也来祝贺,我是联英武馆的弟子,我们在台上进行了精采的武术表演。


微信图片_20200319111059_看图王_副本.jpg


  东南面直线距离约二百米处,叫旧墟地,那是1967年我出生后的第一个家,我6岁以前住在那里,当时该小院属于人委宿舍,记得父母、婆婆、哥及我住在一家较矮小的房子,晚上哥在二楼睡,外面有一个当时觉得挺大的庭院,记得邻居的老伯时有抱着我帮我翻跟斗,哥哥常与邻居的小朋友在追逐。那里发生过一件神奇的险事,是我约两岁时,有一天我在公共走廊坐在椅子上,上面是瓦盖,我父亲下班后把我抱入自家房间,之后约两分钟,走廊上面的瓦盖倒塌下来,好在我早些被抱进房间,否则非死则残,我真命大啊!


微信图片_20200319095953_副本.jpg


  东南角是大钟楼[顺德钟楼创建于明代嘉靖三年(公元1524年),楼上悬有清代康熙三十一年铸的铜钟,1959年重修,据说现在是区文物保护单位],约于1976年我读二年级时,电影《枫树湾》在该处取景,我也有围观,当时人山人海的。我于2017年4月10日在大钟楼上练功,作诗一首(该诗发表于顺德诗词学会所编的《凤声》第82期,我于2017年4月29日在清晖诗会上朗诵此诗):


古风•大钟楼
    
凤城大钟楼,雄立南门头。
巨钟吊梁上,古来五百秋。
繁盛环城路,公园熙攘歌声悠。
当年取景隆重地,《枫树湾》展革命春秋。
清风送,夜登临,楼灯璀璨独研修。
究拳法,练百重,几路龙形吞吐沉浮。
偶尔游客上,闲步四周远景收。


  南面是环城路,是我幼年、儿童时外出、上学、晨跑的必经之路。
    
  西南角,原有一座电影院(应叫凤城影剧院),于上世纪70-90年代我常去看电影的,现在已拆了。
    
  西南面直线距离约200米处的马地巷,是我的第三个家,当时的地址是马地巷40号,我的中学阶段住在那里。印象最深的是晚上我常到邻居同学家中观看香港电视,那是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,有电视机的家庭不多。
    
  西南面直线距离约900米处,是我的出生地,当时叫顺德县妇幼保健院(印章模糊,医院应是这名称),现于碧鉴路中部东侧。当时我母亲的工作单位是位于大良一码头对岸的大良炮竹厂,距顺德县妇幼保健院较近。我出生时,据说是文革时大良武斗的开始日,在《凤城史录---顺德大良千年纪事》记载了这一天:“广州地区某大专学校‘造反派’冲击华盖路县公安局和华盖里四巷县人民武装部。抢走部分枪械,县内部分‘造反派’亦相继夺取县武装部部分枪支弹药,破坏了县城治安秩序,造成了市民思想的混乱。”我父亲当天晚上送饭去医院,在自行车尾架藏了一把用报纸包着的刀,以防遇到造反派的阻拦。我出生后第三天出院,出生后第四天,父亲找了两个农民,以每人两元的报酬委托他们在旧墟地的一条小涌划艇送我们家人(母亲、婆婆、舅父、哥和我)回我外公的家——大良公社沙坑村(该村位于顺德东南端,全村人都姓周的,据说该村是五十年代南海罗村的沙坑村一带建军用机场,全村一部分人的留下,一部分人迁番禺沙湾,一部分人迁顺德,在顺德建的新村仍沿叫沙坑村),以避开镇内造反派的捣乱。艇在途中(板沙尾附近)遇上横风横雨,人们恐防艇翻了,于是一边用手把艇上的雨水泼下海里,一边把艇撑靠岸边,等了约半小时雨停了才继续行驶。父亲在旧墟地送我们上艇后,即与其他干部们按照上级的安排转移到中山,据母亲说父亲是骑自行车去中山的,半个月后他再到沙坑探我们。
    
  西面,有我的第二个家,当时的地址是大良镇县前路后一座1号,我在那里生活了六年,是我读幼儿园及小学阶段的居住地,充满了儿童天真的记忆,以及原生家庭一家五口的生活影子。当年我常常把竹子当成剑、棍挥舞,与邻居游戏追逐……
    
  西北角,是西山小学所在地,我在那里读了五年(其中三年级在位于上述旧墟地的西山小学分校就读),有许多小学生天真快乐的生活!西山小学之北约一百多米处是东西区幼儿园,我在该幼儿园读过一年大班。
    
  也是在西北角,是原顺德实业发展总公司的所在地,该企业集团是八、九十年代顺德县属的最大型的企业集团之一,父母在该集团工作了许多年,也主要在该总公司的大楼办公,我也在集团的单位工作过数年。
    
  北面,是大良街办,以前称“人委”,是本地政府所在地,自小便觉得那是非常庄严的地方。
    
  北面直线距离约460米,是我的第四个家,即现在的家,位于绿田路,我从19岁至今生活了34年了,经历了工作、学习、结婚、生子、育儿等阶段。

  东北面,是顺德县第一中学,我在那里度过了中学阶段,人也逐渐长大了。
    
  我所在的钟楼公园,以前曾是足球场,西部还有体委的乒乓球室、篮球场等,我小学时常在该处玩的。现在这里与以前大不相同了,现在是一个休闲公园,绿树葱郁,设置了许多石凳,白天及晚上都有许多人在此休闲。我从2017年起,晚上常送父亲来此休闲,母亲也伴着,父亲与朋友们侃侃而谈约一个半小时,我就在不远处练功,到差不多时间我就送父母回家,现在只留下回忆了。现在我常在此地练功,前不久我参加了两个武术比赛获得三枚金奖,有赖此地给我作备赛练功。此地还留给我许多回忆,如儿童时在大球场的玩乐、中学校运会的比赛地、带儿子来此打羽毛球、带女儿在此溜冰、对生活的思考等等……
    
  现在,钟楼公园的西面,正在建设地铁。未来钟楼公园及附近一带如何变迁,不可预料,而我希望能保持人民礼堂、大钟楼以及配套的公园,作为历史遗迹,这是我们大良人的情感寄托!最起码也留给附近一带居民休闲的场所。
    
  钟楼公园一带,留给我许多回忆,与我真的有缘!


你和顺德之间有怎样的故事?

快来和我们分享你那些难忘的顺德记忆吧~


点击参与

↓↓

edef920200319175042511862.jpg

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!

  • {{item.username}}
    {{item.zan}}
    {{item.time}}
  • 提交